歡迎來到中國方正圖書網! 投稿郵箱:tougao@lianzheng.com.cn 關注我們 設爲首頁加入收藏
首    頁新書圖庫方正書苑廉政影視清風書評名家風采下載專區關于我們
所在的位置:首頁  >  清風書評
清風書評

窺從政之道 習文章之法——讀《博論正風反腐》

發布時間:2018-12-11 09:16稿件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分享到:

 

ISBN 978-7-5174-0598-6  出版時間:2018年11月  作者:米博華 

 

  我是《博論》的忠實粉絲,一直是。

  2015年的8月6日,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曆史上的首個個人評論專欄《博論》開張,邀請當代評論界的大家——複旦大學新聞學院院長、人民日報社原副總編輯米博華主筆。作爲《博論》專欄創辦時期的編輯之一,我見證了欄目的誕生、成熟,直到後來紀檢監察系統內外“博粉”無數。

  三年多來,米博華老師筆耕不辍,每周一論,“評說反腐風雲,獻計全面從嚴治黨”,幾乎是雷打不動,爲讀者獻上了一篇又一篇政論佳作。中國方正出版社新近推出的《博論正風反腐》一書,正是《博論》欄目精華篇章的集大成。

  翻看書中諸篇諸句,字裏行間,無不顯示出一位評論家的揮灑自如、一位老報人的執著堅守、一位老黨員的滿腔熱忱。這份自如,源自“幾十年專注評論一件事”;這份執著,源自新聞人的天職和擔當;這份熱忱,源自一顆矢志不渝的拳拳赤子之心。

  你我他,收獲信心力量

  米博華在一次接受采訪中論及:“政論不僅僅是文字、著作,更可以轉化爲一種巨大的精神力量,對于社會的文明進步乃至個人命運,都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。”

  《博論》裏有力量,讀《博論》有信心。

  中央八項規定實施三周年之際,米博華寫了一篇《這三年,定載入史冊》感懷:“這三年,我們最大收獲是冰釋冷漠、重拾信心,確信只要拿出雷霆氣概,使出霹雳手段,沉疴積弊完全可以清除。”

  “冰釋冷漠、重拾信心”,簡短八個字,凝練有力,意味深長。

  全面從嚴治黨、反對腐敗,從根本上講,是黨心民心所向,做的就是聚人心的事。誰也不會否認,黨的十八大以來的正風反腐,雷霆萬鈞,摧枯拉朽——懲治了大貪小腐,蕩滌了痼疾陋習,重樹了新風正氣,贏得了黨心民心。

  中國崛起,道路不會平坦;民族複興,必然面對風雨。在這個過程中,信心重拾,其力無窮,遠比黃金更爲重要。

  這份信心,在六年來的正風反腐實踐中被充分凝聚,米博華的文章中也處處有體現。

  “黨的根本宗旨與腐敗水火不容。雖然腐敗問題在有的地方和部門無處不在、囂張得很,但在強大攻勢下,灰飛煙滅。”一個“灰飛煙滅”,說得氣勢恢宏!

  “事實告訴我們,什麽‘丹書鐵券’,什麽‘鐵帽子王’,什麽‘超級老虎’……這些統統不在話下。”一句“統統不在話下”,講得何等豪邁!

  “我們黨和其他政黨不同正在于,‘一切爲了人民’是始終挖不掉的政治基因,誰想變都不會得逞。”一句“誰想變都不會得逞”,又是何等的自信!

  而這份信心的源泉,歸根結底還在于“我們有一個久經考驗的黨”。《扛起民族複興的重任》一文提到,“沒有什麽力量可以打垮中國共産黨。”《強黨是強國核心》一文提到,“在黨的領導下,中國不僅站起來,而且強起來,富起來。這樣的成就,其誰能之。”“只要中國共産黨團結一心,堅強有力,在什麽困難面前,我們都可以挺過去。”

  展望未來,米博華的文章充滿深情。

  我們黨,遠景無可限量——

  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,中國共産黨必然因其使命非凡而壯大,必然因其道路壯闊而偉大,必然因其本領高強而強大,一定會以曆久彌新、自我革新、煥然一新的‘樣子’迎接更加輝煌的未來!”

  每位共産黨人,使命無上榮光——

  “面對‘有風有雨是常態’,全體黨員特別是領導幹部只要爭做‘勁松’,有‘風雨無阻’的心態和‘風雨兼程’的狀態,我們黨和國家就能‘不管風吹浪打,勝似閑庭信步’。”

  爲官者,窺見從政之道

  沉溺于閱讀“官場小說”,癡迷于談論“官場術”,熱衷于信奉“潛規則”……即便是在正風肅紀持續保持高壓態勢的當下,仍有一部分黨員幹部心術不正,不走正道走邪路,忘了正門想偏門,最終“聰明反被聰明誤”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”。

  對諸多“官場亞文化”“官場病”,《博論正風反腐》多有入木三分的刻畫。

  比如,說到“吹牛浮誇”,芝麻大的成績說成與泰山同高;說到逐利爭名,綠豆大的好處面前爭得你死我活,自己的目的沒滿足就覺得“比窦娥還冤”;說到搬弄是非,張嘴就是“路邊社報道”,聊天就是“坊間傳言”。

  而對這些“小聰明”,批駁起來是一針見血。沒有走捷徑的想法就不會跑官要官,沒有僥幸心理就不會笃信“餓死膽大的,撐死膽小的”等鬼話,沒有得意忘形的迷狂就不會有老子天下第一的妄念。這些熱衷于投機鑽營的“能人”,一旦越過“紅線”、踐踏了黨紀國法,不論再怎麽精密算計,結局都是“沒有好下場”。最終,給出忠告——不耍“小聰明”,方爲大智慧。

  鞭辟入裏的刻畫,會讓那些“似曾相識”的黨員領導幹部紅臉、出汗甚至心跳。對此,米博華認爲,“對于領導幹部的缺點錯誤當然要嚴肅指出……不如此不足以幫助人,不足以喚醒人。與人爲善不意味著不痛不癢,猛擊一掌體現著愛護關心”,但出發點應該是糾正缺點、改進工作。要讓黨員幹部明白,“該幹什麽就幹什麽,而不是,想幹什麽就幹什麽”。

  如果說,批評性的話語是一面面鏡子,讓爲官者引起警醒,引以爲戒。那麽,書中更多的則是建設性的忠告,給爲官者走穩從政之路提供了一整套“範式”,描繪了一系列“操作說明”。

  講政治。政治不應是軟柿子,想捏就捏。政治標准是硬杠杠,不能遷就。講政治絕不虛空,而是時時刻刻體現在工作生活中。是不是由衷贊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?是不是真誠擁護黨的領導和國家政治制度?這些都必須明確回答。

  “煉”黨性。黨性修煉就像是一個人的內心對話。在這樣的對話中,人既是自己的原告,又是自己的辯護人和法官。黨性應該怎樣“煉”?“鍛煉”,即政治生活的錘打;“磨煉”,即困難和挫折考驗;“曆練”,即經過大事、見過世面。

  守規矩。不講底線不行,只講底線不夠。黨紀面前耍“大膽”,有你“好看”!敬畏心、約束感、紀律性,是獲得舒展自由的前提。因爲,一個人如果像斷線的風筝,隨意翻飛,不僅不會獲得潇灑自由,反而會一頭栽下去。

  有擔當。共産黨的幹部,除了擔當別無選擇。還沒幹事呢,先把自己的小算盤打得啪啪響,門檻比誰都精,怎能不左顧右盼、瞻前顧後?只想比別人得到更多的尊敬和實惠,卻不想受累和擔責,天下哪有這樣的便宜事!

  正“官”念。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,是職責和工作,與其本人和家庭私利沒有“半毛錢”關系。“爲人民服務”就必須斷絕“爲人民幣服務”的妄念。不能自诩高人一等,處處搞特權;不能把官職大小作爲是非對錯的標尺;不能有人當官,全家沾光得利。

  能自律。越是“私底下”越考驗自律。自律之難,更在于隨著環境改變,面對各種誘惑,自律的能量不可能“一次充電,永遠滿格”,而需要不斷補充。

  試想,一名領導幹部按照這個“圖鑒”行事,還會出事嗎?

  爲文者,可習文章之法

  《博論正風反腐》一書中,有一處編者注,提到中國紀檢監察報爲紀念建黨95周年,推出了“學黨章·重溫入黨誓詞”系列評論。很有幸,我曾是該組評論的三位撰寫人之一。當時,三個人反複研讀《博論》,試圖以其爲範本,從語言風格到邏輯架構,再到論證模式,全面模仿學習。可惜,使盡“洪荒之力”,仍未得其要。期間,多次向米博華請教,“找到掘進面”“討論不能瞎客氣”“先讓自己的感情充盈起來”等指導讓我們戰勝了一個個難題,受益匪淺。而他看完這組文章後,專門寫了《宣誓:生命的承諾》一文,鼓勵後進。至今想來,仍是十分感動。

  從那時起,《博論》文章的意象之美、邏輯之美、語言之美,就深深征服了我。可以說,《博論》所形成的寫作範式,堪稱當代政論文的典範,值得爲文者尤其是評論愛好者細細品讀,學習仿效。

 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每每讀到《博論》,腦海中就會有意象紛至沓來。平素愛看評論,有的文章讀來總覺枯燥幹巴,要麽說理空洞,陷于說教,要麽舉例冗長,不勝其煩。米博華的政論,蘊具體于凝練,語言高度概括,背後意象叢生,讀來朗朗上口,宛如連續播放的電影鏡頭。

  試舉一例。《何爲動,爲何咎?——“動辄則咎”一解》一文開篇即講到,“有人賣官,賣到排隊挂號;有人獵色,獵到悖逆人倫;有人索錢,索到搬不動、沒處放;有人造宅,造到攀比金銮寶殿。”每一句皆有案例所指,說的是誰,講的何事,瞬間浮現。深入一些黨員幹部骨髓的“腐朽之風、惡俗之氣”,則躍然紙上。文章順勢提出觀點,“再不狠‘咎’,隊伍會爛下去。在此情勢之下,動辄則咎,保持高壓,實爲矯枉的必須之舉。”至此,完成了令讀者信服的開篇。

  再來說文章的邏輯之美。米博華到中國紀檢監察報社座談,闡明一個觀點時,絲絲入扣,邏輯嚴謹。有年輕同志由衷地說,錄音後稍作整理,就是一篇妙文。撰寫《博論》,米博華自我要求更嚴,一篇稿子改個三五遍是常事,力爭出手“都具有文本學意義”。事實正是如此,每一篇文章都有不同的邏輯張力,有理有據,文氣貫通,所說令人信服,所論無法反駁。

  《沒有人可以胡來——辨析“功、過、罪”》一文很爲典型。對于那些有本事、有成績的官員因貪腐而淪爲階下囚,怎麽看?各方見仁見智,有時針鋒相對。文章巧妙地設計了兩人對話場景,一個“問者”一個“答者”,一問一答之間,仿佛平日裏閑談,娓娓道來,天衣無縫地將讀者代入,“功、過、罪”的辨析悄然完成。最後一答給出結論:古往今來,“多行不義必自斃”是一個公理,因爲,沒有人可以胡來。

  想來,很多人讀《博論》時,會有一個共同感覺:語言清新幹脆,讀來流轉自如。而其背後的奧妙,就在于使用了大量的 “流水句”。呂叔湘先生曾指出,漢語中有一類句子,“一個小句接一個小句,很多地方可斷可連”,可定名爲“流水句”。“流水句”是中國語言的特色,曆來爲評論家所擊賞。

  “還記得,頭一年,有些人並不當真,照吃照喝照拿照玩,結果‘槍打出頭鳥’,當年就處理了一批公款吃喝的。”“有人說,吃頓飯超標、開個會順便玩玩,多大點事,有那麽可怕嗎,能造成什麽後果?孤立地看一餐飯,好像沒啥,但深思之後就感到不簡單。”……類似的“流水句”,《博論》每篇必有。沒有那麽多“因爲、所以”“雖然、但是”,漢語的獨特魅力自在其中,米博華一直提倡的評論美學在《博論》中盡顯。以中國話語論中國事,以黨言黨語說黨的事,這就是自信,就是這麽自信——一名老黨員對我們黨和國家的自信!

  博論涵括正風反腐方方面面,可謂博矣;博論文法自成論述嚴謹,可謂專矣;作者一腔赤誠滿含熱情,可謂忠矣!

 

文字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作者:張勝軍

廉政圖書排行榜

編輯推薦